朋友带来的未婚妻

时间:2020-03-28

「孟南,這回你無論如何得幫我個忙。」範建在電話裏直對我嚷道,「盈盈 死了心要考研究生,一天到晚都在複習呢。昨晚碰上幾道英文難題,拽著我幫她 查資料。唉,你知道我就那點貨色。真是把我害慘了,查了一個晚上,也是牛頭 不對馬嘴。爲這事,她一天到晚嘮嘮叨叨、愁眉苦臉,害我玩得也不開心,唉… …」

範建和我是從小學就在一起的死黨,很多人都奇怪我們怎麼會相處得那麼好, 因爲我們兩人的性格和長相差別太大了。我將近一米八的個頭,長得堂堂正正, 充滿陽剛之氣,聰明伶俐,學習成績非常好。而範建長得尖嘴猴腮,猥猥瑣瑣, 腦袋總像少根筋,辦事愣頭愣腦,功課差得要命。要不是靠著我幫他糊弄過老師, 他恐怕連高中都沒法畢業。可這小子命好,有一個做水泥鋼材生意的老爸,錢多 得沒處花。而我缺的就是錢,跟範建在一起,我從來不用掏錢。因此我和範建在 一起也算是互惠互利,友誼也就建立起來了。

我讀大學那幾年,範建有事沒事就愛在大學校園裏晃蕩,名義上是來找我, 實際上是想泡學生妹。開始時因爲他模樣實在不討女孩子喜歡,一直沒成功。直 到我又讀完研究生出來工作後,他突然告訴我終于有一個女孩子上鈎了。

這個女孩子就是劉盈,模樣長得既文靜又羞澀,就像小一號的電影明星林心 如。笑起來的時候,臉頰現出兩個小酒窩,十分可愛。她眼睛透著天真,嘴角透 著俏皮,雖然長得嬌小玲瓏,胸脯卻是鼓鼓的,身材一級棒。可以說,小女生所 有的青春美麗,她都具備。我第一次見到她時就感到自己渾身發燒,小弟弟在底 下躁動不安。隻可惜,這樣一個天生尤物,竟然給範建這小子搞到手了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後來才知道,劉盈家在農村,很窮,沒錢沒勢,大學畢業後沒法在市裏找到 工作,這才被範建鑽了個空子。範建向劉盈吹噓說可以花錢幫她在城裏找份工, 條件是要嫁給他。劉盈想,反正自己身無分文,在城裏也沒有一個安身之處,跟 範建到他家裏看看也無妨。範建父母看到兒子找了這麼漂亮的一個女朋友回來, 自然是歡喜得不得了,就哄著劉盈在家裏住下了。劉盈一看範建的家境的確不錯, 便認了命,嫁雞隨雞,嫁狗隨狗,雖還沒辦婚禮,也早就做了人婦。

隻是這找工作的事範建一直沒放在心上,本來他做事就少根筋,有上文沒下 文的,所以錢雖然也花了不少,工作卻落實不下來。劉盈就隻能呆在家裏。還好 有的是錢,劉盈這輩子哪有這般好日子過過?一開始她自然也很樂意呆在家裏享 清福。可是呆的時間一長,劉盈又覺得沒趣了,便嚷著要考研究生。這不,範建 現在就在電話裏把麻煩往我身上推了。

「範建,你知道我現在工作忙得要命上,哪有時間幫上你的忙啊?」我剛參 加工作,業務還不熟練,的確是忙得一團糟。

「孟南,這個忙你不幫我就死定了。」範建在電話裏不住地哀求。

其實能和劉盈這個小美人呆在一起正是我求之不得的美事,所以我嘴上雖然 還在推脫,但心裏已經是美得不得了了,最終當然是裝作不情願的樣子,勉強答 應下來。  晚上,我拿著幾本英語輔導書,便去了範建家。

「喲,是孟南啊,快進來。」範建的媽媽陳姨開門一見是我,便笑盈盈地說 道。

每次一見到範建的媽媽,我都感覺到腦部充血。果然是有錢的人家,會保養, 所以都40好幾了,面容、膚色、身材保養得還是那麼好,豐滿而不肥膩,上身 常常繃著一身黑色的短袖絲質緊身衣,下身是棉質的緊身褲,把身上該凸的該凹 都恰到好處地表現出來。當年她可是我們城裏有名的大美人,長得像蔣雯麗。因 爲範建他爸有的是錢,就把她搞定了。現在到了這個年紀,可能範建他爸也少碰 她了。每次一跟長得帥氣的男人呆在一起,陳姨就會把她妖嬈的一面表現無遺, 不僅充分展現出她當年的風采,更能使人想入非非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陳姨拉著我的手就往屋裏走去。我被她拉得幾乎一個踉蹌要撲在她身上,頓 時聞到一股體香,讓人意亂情迷。

我脫口說道:「伯母好香啊。」

陳姨眼角一笑,說:「小鬼,想吃伯母的豆腐啊?」

我傻傻地說:「想啊。」

陳姨揪了一下我的鼻子,說:「想的話就常來啊。」

我呆呆地看著陳姨裹得圓圓的胸部,半天說不出話來。陳姨噗哧一笑,又在 我手心輕輕掐了一下,說:「快進去吧,他們在屋裏等著呢。」

範建一家人跟我都很熟,他們知道我給範建幫過不少的忙,所以每次見到我 都是非常熱情,也非常隨便,因此剛才我雖然失態了,但陳姨也不以爲意。我點 點頭,帶著失魂落魄,走進範建的臥室。

房間裏範建和劉盈卻正在床上嬉戲打鬧呢。劉盈肯定是剛沖浴出來,身上隻 套著件米黃色的短袍睡裙,被範建壓著雙手仰臥在床上,一邊尖叫著,一邊不停 地朝上蹬著雙腳。

這種姿勢之下,睡裙早已褪到腰部,白花花的屁股便露了出來。我擡眼探去, 哇,劉盈她竟然沒穿內褲!整個陰部暴露在我眼前,雖然晃來晃去,卻能看個真 切:陰毛淡淡的,溫順地伏在鼓鼓的陰阜上,陰唇兩邊卻一根陰毛都沒有,幹幹 淨淨,白裏透紅,晶瑩剔透,一條細縫閉得緊緊的,大陰唇也陷了進去被包了起 來,越發顯得神秘可愛。最誘人的是,隨著劉盈雙腳的不斷掙紮,她的蜜洞一會 兒藏在兩片白花花的屁股之間,一會兒卻完全敞開,讓人一覽無遺。這麼一遮一 現,就像是在召喚我,在引誘我。

我終于看到劉盈的蜜洞了!自從認識她後,我幾乎天天都幻想著這麼漂亮的 美人,會長著什麼樣的陰阜。現在終于被我看到了,果然是天生尤物。這麼一個 好東西,竟然被範建這個賴蛤蟆給糟蹋了。隻是沒想到雖然被賴蛤蟆給糟蹋了, 卻還能保養得這麼好,依然像少女般鮮嫩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我看呆了。劉盈眼尖,發現我站在那,便跟範建說:「別鬧了,孟南來了。」

範建聽了,起身看著我,嘿嘿地笑了幾聲。

劉盈爬起來時,臉紅了一下,又朝浴室跑去。我又看清她沒穿內衣,兩個小 乳尖挺著睡裙,身體跳動時一顫一顫的,分外誘人。  過了一會,劉盈出來了。睡裙沒換,但裏面添了胸罩和內褲,白色的,隱隱 約約印出了輪廓。

範建說:「孟南,盈盈就交給你了。」又酸酸地貼著我耳朵小聲說:「我媳 婦身材不錯吧,便宜你小子了。」然後又朝劉盈說:「你跟著孟南好好學習,我 出去玩會兒。」

劉盈暼了他一眼,說:「哼,又去玩麻將。你滾吧,不許打擾我們複習。」 聲音像是責備,卻是在撒嬌,柔柔軟軟的,聽得我心都酥了。

範建嘿嘿兩聲,閃身出了門。我卻隻是呆呆地盯著劉盈看。

自從劉盈跟範建好後,我便跟她也熟悉起來,平時在一起常打打鬧鬧。看得 出,劉盈對我很有好感,有時還故意跟我撒撒嬌,弄得我心裏癢癢的。

劉盈嗲嗲地嗔道:「看什麼呀,沒見過啊?」

我咽了下口水,回答:「是沒見過。」

劉盈走過來,擡手輕輕拍了一下我的胸口,說:「你們男人都是這樣,等你 以後討了媳婦,夠你看的。」

我壯了膽子,抓住她的小手說:「別的女人我看一眼就夠了,可看你就是不 夠。」

她噗哧一笑,兩個可愛的小酒窩又現了出來。她把手抽出來,說:「不許拿 我尋開心!別忘了你今天來是幹什麼的,我們快學習。」

我也笑了,或許劉盈真的隻以爲我在開玩笑呢,便順著她的話開起玩笑來: 「今天我是你的教師哦,學生必須聽教師的。」

「好,我的孟南教師,今晚我什麼都聽你的。我們現在從那兒開始呢?」劉 盈拿出複習資料,坐在書桌前,扭著頭甜甜地問我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我不懷好意地笑首:「這可是你說的哦,今晚你什麼都得聽我的。」然後靠 過去倚在桌子旁,說:「今天先練習英語作文吧。」

劉盈嗯了一聲,順著我翻開的輔導書,仔細地抄寫起來。

她的身體微微往前傾斜,睡裙的領口處早就松了一個口子。我偷偷瞟了幾眼, 頓時感到春意盎然,風光無限。劉盈的胸脯很白,皮膚很細膩。乳罩薄薄的,隻 能把她豐滿的乳房罩住下半部,透過蕾絲花邊能看到深色的乳暈,乳頭堅挺,在 乳罩上現出了兩個小點。我又湊近了點,啊,還能聞到淡淡的乳香。我恨不得一 口咬下去。

劉盈突然用手肘頂了下我的大腿,紅著臉說:「你坐下教我,我站著學。」 原來,我的醜態被她發覺了。她想和我調個位置,這樣她就不會走光。

而這時的我早已被色膽撐壞,隻想著找個機會下手,所以雖然被劉盈看破了 我的色心,但也不覺得尷尬,反而笑著說:「好,我坐下。但你也要坐下,不然 站著你怎麼把這個練習抄完?」

劉盈說:「那我去搬張椅子來。」接著便起身想到客廳拿椅子。

我卻一把抓住她的手,說:「不用了,這桌子就這麼大,兩張椅子擺不下的。」

「那怎麼辦?」劉盈不敢看我的眼,隻是低著頭噥噥道。

我把笑臉一收,嚴肅地說:「我看你這英文字寫得也太差,老師一看試卷印 象就不好,怎麼能得高分。來,你坐我腿上,我手把手教你寫。」

「啊?」劉盈驚訝地叫了一聲,但看看我嚴肅的表情,再看看她自己寫的字, 就不敢吭聲了。沉默了一小會兒,她漲紅著臉問:「怎麼坐呢?」

哈哈,魚兒就要上鈎了。我心中暗自狂喜,但卻不動聲色,把兩腿並攏,說: 「坐在上面吧,我教你寫。」[!--empirenews.page--]

劉盈又看了下我嚴肅的臉,猶豫了會兒,然後咬著下唇,小心地用手把睡裙 的下擺收攏起來,正坐在我腿上,還小心地問了句:「是這樣嗎?」

我心中又是一陣狂喜,急忙抓起她拿著鋼筆的右手,說:「對,就是這樣。」 然後握著她的手一筆一劃地寫起來。

劉盈身材不高,嬌小玲瓏,坐在我腿上耳垂剛好對著我的嘴唇。聞著她陣陣 的體香,我不禁呼吸加快,呼出的氣正吹在她光溜溜的頸脖上。看來劉盈是個相 當敏感的女孩,熱熱的氣息一吹到她頸脖上時,她微微打了個寒顫,發出「嗯」 的一聲嬌啼。最要命的是她雖然收攏了睡裙的下擺,但睡裙實在是太短,所以一 坐下來光溜溜的大腿根便直接貼著我的大腿。雖然隔著褲子,但我還是能感覺到 她大腿的細膩、光滑。我真後悔今天穿的是最緊的三角底褲,使我的小弟弟繃在 裏頭,沒法出來感受一下女孩私處的風光。

兩人的手就這樣把在一起,一個字母一個字母地寫著,很快一篇習作就抄完 了。借著兩人起身休息的機會,我趕緊跑進劉盈臥室裏的洗手間,撒了泡尿,隨 便還把那條最礙事的三角底褲給脫了,然後也不拉上拉鏈,就趕快回到椅子上坐 下。  因爲有剛才規規矩矩的相處做鋪墊,劉盈的防備心理似乎少了許多,大大方 方地又坐在我腿上,還側過臉俏皮地說:「老師,坐在你腿上辛不辛苦啊?」

我借機一邊用左手把劉盈的腰環抱起來,一邊說:「知道老師辛苦,你還調 皮搗蛋。」

劉盈咯咯一笑:「我怎麼調皮搗蛋了?」

「你老是隻坐在老師的大腿前端,久了就會把我壓麻的。」

「哪怎麼辦?」劉盈聽我這麼一說,一邊問道,一邊想擡起身子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我卻怎麼舍得讓這麼一個嬌滴滴的身軀離開我的大腿?于是急忙用勁將劉盈 的腰摟緊,說:「你往後面多坐一點就行了。多變換一下坐姿,就不會壓痛我了。」

劉盈「嗯」了一聲,稍微擡起身子向我的大腿根部坐去。她這一擡身,馬上 在我們兩人之間形成一個空檔,我那早已雄姿勃發的小弟弟立馬破洞而出,跳出 我本來就沒拉上拉鏈的褲襠,夾進劉盈兩條光溜溜的大腿根部。

劉盈的大腿是何等敏感,馬上就感覺到我的小弟弟的攻擊。她「啊」地叫出 聲來,慌亂之中卻把兩腿夾得更緊,我的小弟弟「噗哧」一聲從她兩腿間滑落下 來,一陣快感充上我的腦部。我緊緊按住劉盈的腰部,不讓她起身。

劉盈漲紅著臉,呼吸急促:「這……這……這樣……不好。」聲音變得又急 又細,低得幾乎聽不見。

這樣微弱的抵抗怎能阻止我進一步的行動?我喘著粗氣,貼著她的耳邊說: 「盈盈,你知道老師辛苦,你不能不管老師啊。」

「可是……可是……」,劉盈早已方寸大亂,又被我呼吸的熱氣搞得渾身癢 癢的,隻能閉著眼睛不停地呼氣,鼻子一歙一合,話也說不出來了。

我依然不停地在她耳邊廝磨,咬著她的耳垂說:「盈盈,我喜歡你,我不會 傷害你的。你看它都這麼辛苦了,就幫幫我吧。就讓它在外面,我保證不會傷害 你的。」

劉盈似乎已經從慌亂中恢複回來了,神情也正常了許多,隻是臉蛋依然紅撲 撲的,鼻尖上竟然冒著薄薄的一層汗珠,顯得分外嬌柔可愛。她狠狠地掐了一下 我的大腿,嘟著嘴巴說道:「喜歡我就一定要這樣子嗎?嚇死我了。」

「可是我真的喜歡你,想死你了。你就讓它在外面碰碰你,讓它親親你嘛。」[!--empirenews.page--]

劉盈低下頭很快地瞅了我的小弟弟一眼,隻見它昂首挺拔,血管都要爆裂了, 的確是很辛苦啊。後來我才知道,其實劉盈也很喜歡我,看見我的小弟弟那種辛 苦勁,她也是很心疼的。所以她似乎下了決心要幫我。可是怎麼幫呢,她根本沒 有主意,隻是紅著臉蛋,低著聲音說:「你真的保證不讓它進去嗎?」

我故意逗她:「不進去哪裏?」

她的臉一下更紅了,又掐了我一把:「壞蛋。就是不準進到我的身體裏面來。」

我不禁又親了下她的耳垂,輕聲說道:「我保證不把你的內褲脫掉,小弟弟 隻是想親親你,它想死你了。」各位狼友肯定聽明白了,不脫掉內褲和不進到身 體裏面是兩碼事,誰說不脫掉內褲就不能做愛了呢?所以我故意打了個擦邊球, 向劉盈保證不脫掉她的內褲。

劉盈卻沒有象我這樣用心使計,還天真地跟我說:「真的?你說到要做到哦。」

「當然,我保證說到做到。我已經向你保證了,你也要保證聽我的話哦。」

「好吧。」劉盈說,便把兩腿松開了些,我的小弟弟又重新回到她的大腿根 部,隔著薄薄的內褲頂著她的陰阜上部。

「盈盈,你往前趴一點,夾住它,讓它動動。」我把劉盈豐滿的臀部微微向 前擡了擡,以方便小弟弟來回運動。

劉盈很聽話地用手肘撐住桌面,臀部微微擡了起來,夾住了我的小弟弟。我 也不再客氣,托住劉盈的臀部,讓小弟弟抵著她的陰阜上下前後抽動起來。雖然 隔著內褲,但她的內褲是薄薄的棉質做成的,所以小弟弟能很清楚地感覺出她陰 阜的形狀,很快便能找到攻擊的重點。漸漸地小弟弟隻在一條縫裏來回抽動,往 前一搓就碰到她陰阜上面小小的蕾心,往後一頂又使小弟弟帶著內褲往小穴裏突 進。這樣一搓一頂,來回幾下,劉盈已經是呼吸大亂,隻剩下喘氣的份了。更讓 人驚喜的是,小弟弟才搓頂了幾下,便感覺被溫溫的、濕濕的體液給包圍住了。 原來,劉盈的身體實在是太敏感,下身早已愛液橫流,把內褲濕透,而濕透了的 內褲在小弟弟的抽動之下,又縮成一條長縫,隻能剛剛擋住蜜洞,沒讓它完全暴 露在小弟弟面前。但這幾乎沒有妨礙小弟弟對蜜洞的攻擊,隨著每一次我靜氣凝 神的突破,小弟弟幾乎整個龜頭都陷到了蜜洞之中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劉盈咬著牙不敢喊出聲,但看得出她整個已經意亂情迷,不能自控。的確, 我也沒有破壞我的諾言,我沒有脫下她的內褲,小弟弟隻是在外面來回抽動,雖 然也頂到了她的蜜洞裏頭,但畢竟是隔著內褲的,不算真正意義上的進去,這就 不叫實質性的性交。這樣就讓劉盈感覺自己即保住了清白,又能幫助我解決問題。 所以她隻是不停地呻吟著,配合著小弟弟上下前後地運動。  看到時機成熟,我便騰出雙手,從底下探向劉盈的乳房。隔著薄薄的乳罩, 我的食指觸到她的乳尖。劉盈不禁渾身抖動了一下,乳尖變得更加堅挺。我輕輕 地揉著,撚著,劉盈的呼吸隨著我手指的動作越喘越快,不能自已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,別……別……這樣,我受不了了……啊……」劉盈語無倫 次,聲音細若蠶絲,是一種迷離中的呻吟,任何男人聽了,都會更加性趣勃發, 更加樂此不疲。我忍不住將她的乳罩往上一推,兩個手感極好的乳球便全部落在 我的手掌之中。劉盈的乳房發育極好,雖然不是很大,但很飽滿,很細膩。我雙 手握著她的乳房下部,指尖卻繞著她的乳頭在打轉,輕輕柔柔的,很轉一下,劉 盈全身就會上下顫抖一下,神經繃得緊緊的,呻吟也越來越重,越來越急。

我繼續撫摸著,雙手活動的範圍越來越大,滑向她的小腹,滑向她的大腿。 我一邊吻著她的耳垂,一邊輕輕地撫摸她的大腿根內側,指尖順著她的內褲邊緣, 一遍一遍地劃過。劉盈幾乎要徹底崩潰,她本來就敏感,吹在她耳邊的熱氣已足 以讓她隻能仰著頭,閉著眼,無所適從,而我的指尖在她內褲邊緣敏感地帶的遊 動,更讓她全身細胞都跳動起來,她的上身不停地扭動起來,似乎想把這種折磨 的快感和煎熬完全釋放出來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我加大進攻力度。在她耳邊的吻已經變成舔,變成咬,我將她的耳垂含在嘴 裏,輕輕用牙齒咬著,吸著,又再用舌頭舔著,頂著。劉盈哪受得了我這般攻擊? 她隻有不停喘氣的份,手指深深地掐進我的大腿,身子全部繃直,完全倚在我的 懷裏。

這時的劉盈已經完全不能左右自己,完全任由我來擺弄,她根本就沒意識到 我摸著她內褲的手已經悄悄地將她的內褲撚成一條細縫。我稍微一提,變成細條 的內褲便夾進她兩片沾滿淫汁的陰唇之中。細條磨擦著她的陰蒂,使她更加瘋狂 地呻吟,她完全沉浸在快感的享受之中,根本沒意識到我的邪惡計劃馬上就要實 現。

變成細條的內褲很快便讓我撥到一邊,她的蜜洞就完全暴露在我的小弟弟面 前。但劉盈卻完全沒意識到這點,她依然在迷亂中蠕動,正好讓我的小弟弟可以 不停地在她的陰唇之間磨擦。很快我的小弟弟便沾滿了溫濕的淫液,變得滑溜溜 的,根本沒再多費一點功夫,便頂在劉盈的蜜洞門口。

劉盈的臀部又蠕動了一下,我的小弟弟馬上順勢隨著她的重心擠進蜜洞,雖 然隻是進去了龜頭,但沒有了內褲的隔離,已經使我感覺到不一般的快感,全身 一陣抖動,險些就精關大洩,還好我及時屏氣凝神,才沒亂了方寸。

隨著龜頭擠進蜜洞,劉盈不由自主地發出「啊」的一聲。她何等敏感,也早 已感覺到小弟弟這次的進入跟剛才不一樣,變得更直接更充實了。但她一心想著 內褲還在,她以爲小弟弟依然被內褲隔開了,隻不過是內褲濕透了,所以才會感 覺小弟弟進去得更深入了。其實她還希望小弟弟進去得更深入些,她想,反正隻 要是有內褲隔開,這樣的進入就不算真正的進入,這樣她就不算失身了。她隻要 這麼一想,便繼續蠕動著臀部,她想嘗嘗小弟弟隔著內褲更深入蜜洞的感覺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但她很快又發覺她想錯了,因爲當她嘗試讓小弟弟隔著內褲進去得更多一點 時,卻發現小弟弟是長驅直入,毫無阻攔。她稍一使勁,小弟弟便進去一點,再 一使勁,小弟弟全根沒入她的蜜洞之中。

「啊……」隨著劉盈長長一聲嬌婉的呻吟,我的小弟弟,與她的小妹妹,已 經完全融在一起,分不出一點空隙。怎麼會這樣?也許劉盈此時有點醒悟,但她 還不敢確定。明明隔著內褲的,怎麼會一點阻攔都沒有呢?小弟弟好像已經全部 進去了,完全塞滿了陰道,而且挺得很深,已經頂到花心了。

劉盈不敢確認,她嘗試著擡起臀部,她想看看小弟弟是不是真的隔著內褲, 也能抽插自如。她慢慢地擡起,小弟弟慢慢地退出蜜洞,她又往下一沉,小弟弟 又全根沒入蜜洞之中。劉盈不敢再動,隻爬在桌子上不停地喘氣。稍停了一下, 她似乎還不死心,還沒徹底明白這是怎麼回事,又慢慢擡起臀部,隻讓陰唇含著 龜頭,肉棒的根部卻留在外邊。她偷偷朝底下瞅了一眼,馬上便明白是怎麼一回 事了,臉蛋頓時漲得通紅。

「你……你……你騙我……」劉盈看著我的小弟弟毫無阻攔地進入了她的身 體裏面,急得語無倫次,幾乎是要哭了。這也難怪,劉盈畢竟還是個傳統的女孩, 雖然情感上喜歡我,但理智告訴她,她是屬于範建的女人。她覺得,隻要我的小 弟弟不是真正的進入,怎麼玩她都還能接受。但現在我的小弟弟已經真實地插在 她的陰道中,這就意味著對範建的背叛,是真正的出軌。想到這裏,劉盈感覺到 她的承受底線已經被突破,感覺到心理將要崩潰,她掙紮著擡起臀部,小弟弟一 下子從她的陰道中滑落出來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之前我幾乎是一動不動地享受著劉盈的套弄,無論是生理上還是心理上都得 到了極大的滿足。但這僅僅是開始,我怎麼舍得讓這麼嬌嫩的小妹妹從我身上離 開呢?我知道她以爲有內褲隔著,就不算失身,沒有內褲隔著,那才是真正的進 入,真正的失身,真正的被我占有了。但我並沒有違反我的諾言,我並沒有脫下 她的內褲。她的內褲還裹著她的臀部,隻不過是內褲的底邊已經被挪到了一側, 我的小弟弟才能長驅直入她的身體之中,這隻能算是一個意外!況且,我更清楚 劉盈也很喜歡我,隻是心裏還有個疙瘩,隻要我堅持下去,欲望就能戰勝疙瘩, 劉盈就會委身于我!

我馬上卡住劉盈的腰部,不僅不讓她擡身,還讓她重新又跌坐在我的大腿根 上。本來小弟弟離洞口就一寸之遙,我一使勁它馬上重新鑽進劉盈的下體,而且 是連根插入,直抵蜜洞花心。劉盈一點準備都沒有,剛剛得到休息的陰阜又一下 子被肉棒塞滿,直插得她不禁「哦……」地長吟一聲,癱倒在我的懷裏。

我趁機又咬住她的耳朵說:「盈盈,我沒騙你。你看看,你的內褲還在啊, 我沒脫下它。」

「可是……可是……要是讓範建知道了怎麼辦啊?」劉盈有氣無力、有哭無 淚地說道。

一想到範建楞頭楞腦的樣子,我便氣都不往一處出:因爲有幾個錢,就把人 家一個黃花閨女給占了,老天真是不長眼啊。我安慰劉盈:「範建不會知道的。 盈盈,你知道我有多麼喜歡你嗎?我天天都在想你,想得到你。而且今天也不是 你的錯的,我也不知道它是怎麼進去的,可能太滑了吧。」

「騙人,你是故意的。」劉盈嘴巴呶了起來,雖然像是在責備我,但已沒有 了剛才的傷心和心慌,而是多了幾份嬌滴滴,多了幾份羞澀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「好,好,我的寶貝,就算我是故意的,那也是愛你愛得太瘋狂的緣故啊。」 我一邊說,一邊繼續大口大口地吻著她的耳垂。

「恩……恩……好癢,不要親人家的耳朵啦。恩……恩……這次我就當是意 外,下次不許再這樣了。知道了嗎?」劉盈一邊嬌聲說著,一邊情不自禁地扭動 下身,小弟弟便在溫暖濕潤的蜜洞裏四處挺進,和蜜洞裏的嫩肉親密接觸起來。

女人就是這樣,在男人的攻擊之下,隻能是一步一步地退讓。先是不讓抱, 讓抱之後又不讓摸,讓摸之後又不讓進去,進去之後又說下不爲例……其實男女 之間有了第一次,還會沒有第二次嗎?

心是這樣想的,但我嘴上還是很老實:「好,好,就這一次。但你這一次要 聽老師的話,完全把身子給老師我哦。」

「壞蛋,你現在不是已經完全得到我了?」劉盈故意嘟著嘴巴,又掐了掐我 的大腿。

「這不算完全得到。剛才是無意的,現在我們要好好做。」我說。

「怎麼好好做?」劉盈紅著臉問我。

我笑而不答,慢慢把劉盈的身子反轉過來,正對著我,小弟弟依然堅挺地插 在她的蜜洞裏面。然後雙手托住她的臀部,使她的整個身體的重心掉在我的兩腿 之間。劉盈很乖地聽從我的擺弄,雙手環抱著我的脖子。坐定之後,我將她的臀 部往上一提,肉棒便往前一挺,直抵花心;又一松勁,劉盈的身體便往下一沉, 陰蒂便跟肉棒的根部産生磨擦。劉盈「啊」的一聲,一下就陷入到極度的享受之 中。各位狼友可能知道,使用這一招,男方可以不用花太多力氣,隻是借勢使力, 但女方的陰阜卻是全方位地受到攻擊。陰莖始終撐滿陰道,不留半占空隙,自然 會使女方的充實感、快感一並迸發,高潮不停。果然,劉盈在我這一招的攻擊之 下,沒幾個來回便香汗淋淋,嬌啼不斷。她閉著眼睛,咬緊嘴唇,卻不斷地發出 「嗯嗯啊啊」的聲音,臉上是痛苦之極,卻又是快樂之極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我貼過吻上她的嘴唇,她松了松牙根,我的舌頭便和她的舌頭絞在一起。啊, 果然是甘甜無比,鮮嫩無比。此時此刻,我們的上身,我們的下身,都在親密無 間地「親吻」著。劉盈顯然沒有受過這樣全方位的刺激,身體不停抖動,情緒也 陷入到極度的興奮之中。

「好哥哥,情哥哥,快快愛我,快快愛我。我都給你,我什麼都願意給你。」 劉盈瘋狂地叫著。

這時我的情緒也興奮到了頂點,如果我一松勁,便會洩了。可對著這麼一個 美人兒,我怎麼舍得輕易了事?我放緩節奏,讓小弟弟在蜜洞裏慢慢尋找,慢慢 挺進,不停地變換著方位攻擊蜜洞裏的嫩肉。然後還用托住她臀部的手加入戰鬥。 我的中指悄悄地滑向劉盈的屁眼,沾上她的淫汁,慢慢地擠進她的小洞。

劉盈發現了我的陰謀,她快速地抖動臀部,想擺脫手指對屁眼的侵擾。但她 的抖動隻能使我的手指更潤滑地擠進她的屁眼。我猛然一使勁,半截手指就插了 進去,直接在她的屁眼中攪動起來。

「啊,不……」劉盈的身體一下全繃緊了,下墜的重心使我的小弟弟完全頂 到了她的花心,一股濕熱的液體把龜頭全部淋透。我知道在我的前後夾擊之下, 劉盈要噴精了,這是女人高潮來臨的最明顯的特征。我想越到這時候越要我冷靜, 便靜氣凝神,加快抽插,每一下都使小弟弟直插到劉盈陰道的最深最嫩處。隻聽 見「啪啪」的交配之聲,和劉盈的「啊啊」的嬌啼之聲,混在一起,此起彼伏, 美不勝收。

「哦……」劉盈釋放出最後一點能量,先是身子繃緊,腳指繃直,然後在長 長的一聲喘息之後,整個人都癱在我的肩頭,任由我再做繼續的抽插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第一次和劉盈做愛就讓她達到了高潮,這讓我的虛榮心得到極大的滿足。我 如同受到鼓勵一般,準備放手一搏。因爲我的小弟弟還挺在劉盈的蜜洞裏面,它 還要向蜜洞發起最後一波攻擊!  沒想到正是關鍵時候,卻聽到陳姨在外面喊道:「孟南、小盈,學那麼久了, 出來吃點東西吧。」

被她這麼一喊,我和劉盈都警覺地豎起身子。這時我們才想到陳姨還在屋裏。 不知她聽到我們的動靜沒有?還好,房門緊閉,外面隱隱約約聽到電視的聲音, 看來陳姨隻知道我們在學習,並沒有想到我們在裏面正做著好事呢。但被她這麼 一喊,我們的瘋狂倒是冷靜下來了,兩人隻對視著,動也不敢動。

劉盈高聲回答道:「媽,不用了,我們在學習呢,待會兒我們自己出來吃。」 說完俏皮地向我眨眨眼,我一激動又吻了上去,兩個人的舌頭馬上重新絞在一起, 誰也不願分開誰。

末了,劉盈擡手揪一下我的鼻子,嗲嗲地說道:「壞蛋,人家都要被你折騰 死了。」

我也不說話,隻是用親吻她的耳垂來作爲回答。劉盈禁不住我的挑逗,又開 始急促地呼吸起來,還熱烈地還我她的親吻。被她這一弄,剛才有點疲軟的小弟 弟,立馬昂首挺胸,一柱擎天,在劉盈的小蜜洞裏活動起來。

劉盈驚訝地「啊」了一聲,這才醒悟我還沒射,而她已經高潮了。想到這, 她的臉撲的一下又紅了,但她還是硬著嘴皮嗔道:「你答應過人家隻做一次,下 不爲例的。」

「你已經來過一次了,可我隻能算半次。來,讓我把剩下的半次做完吧。」 說著便托著她的臀部,前後使勁地抽插起來。

「不行,不行,我要學習了。」劉盈一邊說著,一邊假意地掙紮著身子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「好,好,你學你的,我做我的。」我正想著變化一下體位,就順著劉盈的 意思回答道。

劉盈明白我的意思,慢慢地向著桌子轉過身體,小心翼翼地不讓小弟弟從陰 道中滑落出來。待坐定後,又扭頭向我撒嬌:「我學習時,不許你搗蛋。」然後 莞爾一笑,拿著筆假模假樣地寫起來。

我一想今天是我當老師還是你當老師?是誰聽誰的?于是故意虎著聲音說: 「劉盈同學,你今天的學習任務還沒完成。你必須排除一切幹擾,把練習抄完!」

「是,孟南老師。」劉盈輕松地回答,還故意稍微翹了翹屁股。

我自然也不客氣,從後面壓住劉盈豐滿的屁股,挺腰上刺,前後抽插。不一 會兒,劉盈也進入了狀態,伏在桌上「嗯嗯呀呀」地呻吟起來,字當然是一個也 寫不了了。

我故意逗她:「別光顧著享受,快寫字啊。」

劉盈側過她那張俊俏的臉蛋,用手捶了我一下說:「壞老師,你這樣弄,我 怎麼寫啊?」話雖這麼說,她還是硬撐起身子,在紙上抄起習作來。

我看她剛落筆,便突然用勁向她的子宮深處頂去。劉盈馬上「哦」了一聲, 身子一陣顫動,手中的筆也落下了,她不停地嬌啼:「壞老師,壞老師,欺負人, 欺負人……」

這種做愛的感覺別有情趣,劉盈似乎也掌握了小弟弟的抽插規律,一邊配合 著小弟弟的一進一出,一邊在紙上寫著字,真可謂是做愛學習兩不誤啊。

也不知過了幾分鍾,正在我們興緻勃勃纏綿之時,突然聽到外面大門打開的 聲音。「不好,範建回來了。」劉盈心裏一慌,直起身子想站起來。

我知道從大門到劉盈的臥室隻需幾秒的時間,要想收拾整齊肯定是來不及的。 情急之下,我卻死按住劉盈,不讓她站起離開,相反還握住她的手,一起在紙上 寫起字來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「嘣」的一聲,範建一下就闖進臥室來了。

「媽的,還沒玩上一圈,就把老子輸光了。」範建看見劉盈就坐在我大腿上, 卻沒反應,隻是罵罵咧咧的,看來還沉浸在剛才賭博的惱怒之中。

「光知道賭,輸了還可以扳本啊。」劉盈端坐在我的大腿上,一動不敢動, 隻是嘴裏嘟噥了一句。

「我就是回來拿錢去扳本的。」範建說著,就到桌子前伸手要打開抽屜。這 時可能他才發覺劉盈是坐在我身上的。但他整個腦子想的都是麻將,所以也沒細 想我們是怎麼一回事,反而突然關心地問道:「盈盈,今晚複習得怎麼樣了?」

我本來就知道範建是個二愣子,現在問這話隻是給自己的媳婦做個表面文章, 以示自己的關心,其實他關心的隻是趕緊拿錢去扳本。于是我鎮定地說:「劉盈 的基礎很好,複習得不錯。隻是字寫得不好,所以我正手把手教她寫字呢。是不 是,劉盈?」說完,我還故意頂了一下劉盈的下身,小弟弟馬上就在她的蜜洞裏 跳躍起來。

劉盈一點防備都沒有,蜜洞突然被我的小弟弟一頂,不由得發出「嗯」的一 聲,這是做愛時的本能反應,在範建聽來卻似回答我的話題一般。

範建嘿嘿地笑道:「孟南,辛苦你了,一定好好報答你。」然後彎下腰去取 錢。

我抱著劉盈,身子往後挪了挪,趁機擺動著劉盈的下身,讓小弟弟在她陰道 裏抽插起來。劉盈卻不敢吱聲,隻是咬緊嘴唇,任由我的戲弄。

在範建的眼皮底下操他的未婚妻,這種感覺實在是刺激。範建彎下身時,我 的小弟弟正堅挺地插在劉盈的陰道裏面,離範建的臉蛋也隻有幾尺的距離。但也 許是桌子底下光線較暗,再加上範建一門心思隻在麻將上,所以竟然沒有察覺我 正在操著他的未婚妻!他拿出一疊錢,站在我們面前數了起來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而我的小弟弟此時卻是英姿勃發,屢屢刺向劉盈陰道裏的嫩肉,雖然動作的 幅度不大,但卻因爲動作緩慢而著著堅實。而劉盈在自己未婚夫面前被未婚夫的 好朋友操,心裏更是別樣的感覺,羞澀、驚慌、快感混雜在一起,這樣的做愛感 受非同一般。她主動配合著小弟弟的抽插節奏,小心蠕動著臀部,使自己的蜜洞 和我的小弟弟緊密地交織在一起,不停地摩擦,不停地悸動。最讓她難受的是, 她在享受肉棒抽插帶來的快感的同時,不僅不能喊出聲來,還得故意讓聲音保持 平靜,不知所雲地回答著範建的問話。

這樣的享受隻怕就這一回了,我要延長享受的時間!于是我故意對範建說道: 「你現在晦氣,趕緊去沖個澡,說不定好運就來了。」

範建聽了我的話,直說:「好,好,好。」便脫下衣服進浴室沖澡去了。

聽到浴室裏的水聲響起,劉盈長長地舒了一口氣,又狠狠地掐了一下我的大 腿,說:「壞蛋,嚇死我了,快點讓它出來。」

我卻壓住她的臀部說:「我還沒結束呢。」然後就大力地抽插起來。劉盈哪 有力氣拗得過我,隻好乖乖地趴在桌子上,任由我的小弟弟在她的蜜洞裏左沖右 刺。隻幾個來回的抽插,劉盈又全身顫動,終于又忍不住「嗯嗯啊啊」地叫出聲 來。

範建可能聽到動靜,探出腦袋問道:「怎麼了?」

我趕緊說:「沒事。劉盈坐久累了,我幫她揉揉腰部。」

範建說:「對,累了就活動活動。」

我知道範建看不見我們底下的動作,便突然按住劉盈的腰部,讓小弟弟往她 的花心使勁一頂,劉盈馬上「啊」的一聲叫了出來。我還故意回頭問範建:「是 這樣嗎?」

劉盈哪受過這般折騰,趴在桌子上連聲說:「我不行了,我不行了。」[!--empirenews.page--]

範建卻還在不知好歹地說道:「對,對,就這樣,就這樣,讓她活動活動。」

我得意地回答道:「遵旨。」便托起劉盈的臀部,使勁讓小弟弟在她蜜洞裏 套弄起來。劉盈也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樂,嘴裏隻是不停地呻吟,呼吸不停地加快。 她用手掐我,想讓我停下來,但反而激起我更大的鬥志,小弟弟更加膽大妄爲, 一口一口地在她陰道裏猛咬。

水聲又響起,劉盈終于又敢出聲喊了:「哦……哦……壞蛋……我……不行 了……」

說著,隻見她全身繃直,氣喘不斷,陰道一陣一陣地抽搐,陰精一股一股地 往外湧出,把我的小弟弟攪得一陣又一陣地酥麻,很快便要把持不住。

「舒服嗎?」我一邊加大抽插力度,一邊問著劉盈。

「哦……哦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啊……別……別射在裏面,今……天是危險 期。」劉盈上氣不接下氣,隻能喃喃地嬌啼道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我要射了……」這個時候的男人,哪能半途而廢,無功而返? 什麼危險期不危險期的,早被我拋在腦後。我一停頓,任由著精液一噴而出,向 劉盈的花心噴去,和她的淫汁混在了一起,融合在了一起。  劉盈伏在桌子上久久回不過神來,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,陰道還在不停地抽 搐,一吸一吐,感覺我的精子和她的淫汁在慢慢地滴下來,落在我的陰囊上。

我輕輕地撫摸著她的乳房,等她慢慢地緩過勁,然後扶直她的身子,貼在她 的耳邊說:「對不起,我都射在裏面了。」

她假裝惱怒地掐了我一下,嘟著嘴嬌滴滴地說:「壞蛋。」

這時範建也沖完澡出來了。劉盈現在更不敢站起身,因爲雖然我的小弟弟已 經癟了,但還是軟綿綿地趴在她的洞口處,還沉浸在一片淫汁之中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範建很快穿好衣服就往外走,一閃身出門時,陳姨卻走了進來。她看看兒子 離開的背影,又看看我和劉盈。劉盈不好意思地又拿起筆趴在桌子上寫起來,我 也尷尬地朝陳姨笑了笑。陳姨走到我的背後,掐了一下我的手臂,眼睛裏充滿曖 昧地說道:「時間不早了,今天就複習到這兒吧。劉盈,還不謝謝你的孟南老師?」

劉盈隻好回過頭,羞紅了臉說:「謝謝老師。」身子卻一動不動。

陳姨卻不放過我,她揪揪我的衣領說道:「還舍不得起身啊?」

我隻好推了推劉盈,示意她起身,然後自己也小心翼翼地站起來,盡量不讓 陳姨發現我敞開的褲襠。還好光線比較暗,我感覺陳姨可能看不到。我用手擋在 下面,摸了一下,褲襠已經是濕漉漉的。陳姨轉身出門的時候,不懷好意地又朝 我笑笑。我的心裏一陣緊張,不知道陳姨笑中的含意,但我也懶得去想了。等她 一轉身,我又伸手摸了一下劉盈的大腿,劉盈緊張地顫抖起來,而我手上已是黏 糊糊的。

我知道,此時我的精液,正順著劉盈的大腿,慢慢地往下滴著……

「孟南,這回你無論如何得幫我個忙。」範建在電話裏直對我嚷道,「盈盈 死了心要考研究生,一天到晚都在複習呢。昨晚碰上幾道英文難題,拽著我幫她 查資料。唉,你知道我就那點貨色。真是把我害慘了,查了一個晚上,也是牛頭 不對馬嘴。爲這事,她一天到晚嘮嘮叨叨、愁眉苦臉,害我玩得也不開心,唉… …」

範建和我是從小學就在一起的死黨,很多人都奇怪我們怎麼會相處得那麼好, 因爲我們兩人的性格和長相差別太大了。我將近一米八的個頭,長得堂堂正正, 充滿陽剛之氣,聰明伶俐,學習成績非常好。而範建長得尖嘴猴腮,猥猥瑣瑣, 腦袋總像少根筋,辦事愣頭愣腦,功課差得要命。要不是靠著我幫他糊弄過老師, 他恐怕連高中都沒法畢業。可這小子命好,有一個做水泥鋼材生意的老爸,錢多 得沒處花。而我缺的就是錢,跟範建在一起,我從來不用掏錢。因此我和範建在 一起也算是互惠互利,友誼也就建立起來了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我讀大學那幾年,範建有事沒事就愛在大學校園裏晃蕩,名義上是來找我, 實際上是想泡學生妹。開始時因爲他模樣實在不討女孩子喜歡,一直沒成功。直 到我又讀完研究生出來工作後,他突然告訴我終于有一個女孩子上鈎了。

這個女孩子就是劉盈,模樣長得既文靜又羞澀,就像小一號的電影明星林心 如。笑起來的時候,臉頰現出兩個小酒窩,十分可愛。她眼睛透著天真,嘴角透 著俏皮,雖然長得嬌小玲瓏,胸脯卻是鼓鼓的,身材一級棒。可以說,小女生所 有的青春美麗,她都具備。我第一次見到她時就感到自己渾身發燒,小弟弟在底 下躁動不安。隻可惜,這樣一個天生尤物,竟然給範建這小子搞到手了。

後來才知道,劉盈家在農村,很窮,沒錢沒勢,大學畢業後沒法在市裏找到 工作,這才被範建鑽了個空子。範建向劉盈吹噓說可以花錢幫她在城裏找份工, 條件是要嫁給他。劉盈想,反正自己身無分文,在城裏也沒有一個安身之處,跟 範建到他家裏看看也無妨。範建父母看到兒子找了這麼漂亮的一個女朋友回來, 自然是歡喜得不得了,就哄著劉盈在家裏住下了。劉盈一看範建的家境的確不錯, 便認了命,嫁雞隨雞,嫁狗隨狗,雖還沒辦婚禮,也早就做了人婦。

隻是這找工作的事範建一直沒放在心上,本來他做事就少根筋,有上文沒下 文的,所以錢雖然也花了不少,工作卻落實不下來。劉盈就隻能呆在家裏。還好 有的是錢,劉盈這輩子哪有這般好日子過過?一開始她自然也很樂意呆在家裏享 清福。可是呆的時間一長,劉盈又覺得沒趣了,便嚷著要考研究生。這不,範建 現在就在電話裏把麻煩往我身上推了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「範建,你知道我現在工作忙得要命上,哪有時間幫上你的忙啊?」我剛參 加工作,業務還不熟練,的確是忙得一團糟。

「孟南,這個忙你不幫我就死定了。」範建在電話裏不住地哀求。

其實能和劉盈這個小美人呆在一起正是我求之不得的美事,所以我嘴上雖然 還在推脫,但心裏已經是美得不得了了,最終當然是裝作不情願的樣子,勉強答 應下來。  晚上,我拿著幾本英語輔導書,便去了範建家。

「喲,是孟南啊,快進來。」範建的媽媽陳姨開門一見是我,便笑盈盈地說 道。

每次一見到範建的媽媽,我都感覺到腦部充血。果然是有錢的人家,會保養, 所以都40好幾了,面容、膚色、身材保養得還是那麼好,豐滿而不肥膩,上身 常常繃著一身黑色的短袖絲質緊身衣,下身是棉質的緊身褲,把身上該凸的該凹 都恰到好處地表現出來。當年她可是我們城裏有名的大美人,長得像蔣雯麗。因 爲範建他爸有的是錢,就把她搞定了。現在到了這個年紀,可能範建他爸也少碰 她了。每次一跟長得帥氣的男人呆在一起,陳姨就會把她妖嬈的一面表現無遺, 不僅充分展現出她當年的風采,更能使人想入非非。

陳姨拉著我的手就往屋裏走去。我被她拉得幾乎一個踉蹌要撲在她身上,頓 時聞到一股體香,讓人意亂情迷。

我脫口說道:「伯母好香啊。」

陳姨眼角一笑,說:「小鬼,想吃伯母的豆腐啊?」

我傻傻地說:「想啊。」

陳姨揪了一下我的鼻子,說:「想的話就常來啊。」

我呆呆地看著陳姨裹得圓圓的胸部,半天說不出話來。陳姨噗哧一笑,又在 我手心輕輕掐了一下,說:「快進去吧,他們在屋裏等著呢。」[!--empirenews.page--]

範建一家人跟我都很熟,他們知道我給範建幫過不少的忙,所以每次見到我 都是非常熱情,也非常隨便,因此剛才我雖然失態了,但陳姨也不以爲意。我點 點頭,帶著失魂落魄,走進範建的臥室。

房間裏範建和劉盈卻正在床上嬉戲打鬧呢。劉盈肯定是剛沖浴出來,身上隻 套著件米黃色的短袍睡裙,被範建壓著雙手仰臥在床上,一邊尖叫著,一邊不停 地朝上蹬著雙腳。

這種姿勢之下,睡裙早已褪到腰部,白花花的屁股便露了出來。我擡眼探去, 哇,劉盈她竟然沒穿內褲!整個陰部暴露在我眼前,雖然晃來晃去,卻能看個真 切:陰毛淡淡的,溫順地伏在鼓鼓的陰阜上,陰唇兩邊卻一根陰毛都沒有,幹幹 淨淨,白裏透紅,晶瑩剔透,一條細縫閉得緊緊的,大陰唇也陷了進去被包了起 來,越發顯得神秘可愛。最誘人的是,隨著劉盈雙腳的不斷掙紮,她的蜜洞一會 兒藏在兩片白花花的屁股之間,一會兒卻完全敞開,讓人一覽無遺。這麼一遮一 現,就像是在召喚我,在引誘我。

我終于看到劉盈的蜜洞了!自從認識她後,我幾乎天天都幻想著這麼漂亮的 美人,會長著什麼樣的陰阜。現在終于被我看到了,果然是天生尤物。這麼一個 好東西,竟然被範建這個賴蛤蟆給糟蹋了。隻是沒想到雖然被賴蛤蟆給糟蹋了, 卻還能保養得這麼好,依然像少女般鮮嫩。

我看呆了。劉盈眼尖,發現我站在那,便跟範建說:「別鬧了,孟南來了。」

範建聽了,起身看著我,嘿嘿地笑了幾聲。

劉盈爬起來時,臉紅了一下,又朝浴室跑去。我又看清她沒穿內衣,兩個小 乳尖挺著睡裙,身體跳動時一顫一顫的,分外誘人。  過了一會,劉盈出來了。睡裙沒換,但裏面添了胸罩和內褲,白色的,隱隱 約約印出了輪廓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範建說:「孟南,盈盈就交給你了。」又酸酸地貼著我耳朵小聲說:「我媳 婦身材不錯吧,便宜你小子了。」然後又朝劉盈說:「你跟著孟南好好學習,我 出去玩會兒。」

劉盈暼了他一眼,說:「哼,又去玩麻將。你滾吧,不許打擾我們複習。」 聲音像是責備,卻是在撒嬌,柔柔軟軟的,聽得我心都酥了。

範建嘿嘿兩聲,閃身出了門。我卻隻是呆呆地盯著劉盈看。

自從劉盈跟範建好後,我便跟她也熟悉起來,平時在一起常打打鬧鬧。看得 出,劉盈對我很有好感,有時還故意跟我撒撒嬌,弄得我心裏癢癢的。

劉盈嗲嗲地嗔道:「看什麼呀,沒見過啊?」

我咽了下口水,回答:「是沒見過。」

劉盈走過來,擡手輕輕拍了一下我的胸口,說:「你們男人都是這樣,等你 以後討了媳婦,夠你看的。」

我壯了膽子,抓住她的小手說:「別的女人我看一眼就夠了,可看你就是不 夠。」

她噗哧一笑,兩個可愛的小酒窩又現了出來。她把手抽出來,說:「不許拿 我尋開心!別忘了你今天來是幹什麼的,我們快學習。」

我也笑了,或許劉盈真的隻以爲我在開玩笑呢,便順著她的話開起玩笑來: 「今天我是你的教師哦,學生必須聽教師的。」

「好,我的孟南教師,今晚我什麼都聽你的。我們現在從那兒開始呢?」劉 盈拿出複習資料,坐在書桌前,扭著頭甜甜地問我。

我不懷好意地笑首:「這可是你說的哦,今晚你什麼都得聽我的。」然後靠 過去倚在桌子旁,說:「今天先練習英語作文吧。」

劉盈嗯了一聲,順著我翻開的輔導書,仔細地抄寫起來。

她的身體微微往前傾斜,睡裙的領口處早就松了一個口子。我偷偷瞟了幾眼, 頓時感到春意盎然,風光無限。劉盈的胸脯很白,皮膚很細膩。乳罩薄薄的,隻 能把她豐滿的乳房罩住下半部,透過蕾絲花邊能看到深色的乳暈,乳頭堅挺,在 乳罩上現出了兩個小點。我又湊近了點,啊,還能聞到淡淡的乳香。我恨不得一 口咬下去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劉盈突然用手肘頂了下我的大腿,紅著臉說:「你坐下教我,我站著學。」 原來,我的醜態被她發覺了。她想和我調個位置,這樣她就不會走光。

而這時的我早已被色膽撐壞,隻想著找個機會下手,所以雖然被劉盈看破了 我的色心,但也不覺得尷尬,反而笑著說:「好,我坐下。但你也要坐下,不然 站著你怎麼把這個練習抄完?」

劉盈說:「那我去搬張椅子來。」接著便起身想到客廳拿椅子。

我卻一把抓住她的手,說:「不用了,這桌子就這麼大,兩張椅子擺不下的。」

「那怎麼辦?」劉盈不敢看我的眼,隻是低著頭噥噥道。

我把笑臉一收,嚴肅地說:「我看你這英文字寫得也太差,老師一看試卷印 象就不好,怎麼能得高分。來,你坐我腿上,我手把手教你寫。」

「啊?」劉盈驚訝地叫了一聲,但看看我嚴肅的表情,再看看她自己寫的字, 就不敢吭聲了。沉默了一小會兒,她漲紅著臉問:「怎麼坐呢?」

哈哈,魚兒就要上鈎了。我心中暗自狂喜,但卻不動聲色,把兩腿並攏,說: 「坐在上面吧,我教你寫。」

劉盈又看了下我嚴肅的臉,猶豫了會兒,然後咬著下唇,小心地用手把睡裙 的下擺收攏起來,正坐在我腿上,還小心地問了句:「是這樣嗎?」

我心中又是一陣狂喜,急忙抓起她拿著鋼筆的右手,說:「對,就是這樣。」 然後握著她的手一筆一劃地寫起來。

劉盈身材不高,嬌小玲瓏,坐在我腿上耳垂剛好對著我的嘴唇。聞著她陣陣 的體香,我不禁呼吸加快,呼出的氣正吹在她光溜溜的頸脖上。看來劉盈是個相 當敏感的女孩,熱熱的氣息一吹到她頸脖上時,她微微打了個寒顫,發出「嗯」 的一聲嬌啼。最要命的是她雖然收攏了睡裙的下擺,但睡裙實在是太短,所以一 坐下來光溜溜的大腿根便直接貼著我的大腿。雖然隔著褲子,但我還是能感覺到 她大腿的細膩、光滑。我真後悔今天穿的是最緊的三角底褲,使我的小弟弟繃在 裏頭,沒法出來感受一下女孩私處的風光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兩人的手就這樣把在一起,一個字母一個字母地寫著,很快一篇習作就抄完 了。借著兩人起身休息的機會,我趕緊跑進劉盈臥室裏的洗手間,撒了泡尿,隨 便還把那條最礙事的三角底褲給脫了,然後也不拉上拉鏈,就趕快回到椅子上坐 下。  因爲有剛才規規矩矩的相處做鋪墊,劉盈的防備心理似乎少了許多,大大方 方地又坐在我腿上,還側過臉俏皮地說:「老師,坐在你腿上辛不辛苦啊?」

我借機一邊用左手把劉盈的腰環抱起來,一邊說:「知道老師辛苦,你還調 皮搗蛋。」

劉盈咯咯一笑:「我怎麼調皮搗蛋了?」

「你老是隻坐在老師的大腿前端,久了就會把我壓麻的。」

「哪怎麼辦?」劉盈聽我這麼一說,一邊問道,一邊想擡起身子。

我卻怎麼舍得讓這麼一個嬌滴滴的身軀離開我的大腿?于是急忙用勁將劉盈 的腰摟緊,說:「你往後面多坐一點就行了。多變換一下坐姿,就不會壓痛我了。」

劉盈「嗯」了一聲,稍微擡起身子向我的大腿根部坐去。她這一擡身,馬上 在我們兩人之間形成一個空檔,我那早已雄姿勃發的小弟弟立馬破洞而出,跳出 我本來就沒拉上拉鏈的褲襠,夾進劉盈兩條光溜溜的大腿根部。

劉盈的大腿是何等敏感,馬上就感覺到我的小弟弟的攻擊。她「啊」地叫出 聲來,慌亂之中卻把兩腿夾得更緊,我的小弟弟「噗哧」一聲從她兩腿間滑落下 來,一陣快感充上我的腦部。我緊緊按住劉盈的腰部,不讓她起身。

劉盈漲紅著臉,呼吸急促:「這……這……這樣……不好。」聲音變得又急 又細,低得幾乎聽不見。

這樣微弱的抵抗怎能阻止我進一步的行動?我喘著粗氣,貼著她的耳邊說: 「盈盈,你知道老師辛苦,你不能不管老師啊。」[!--empirenews.page--]

「可是……可是……」,劉盈早已方寸大亂,又被我呼吸的熱氣搞得渾身癢 癢的,隻能閉著眼睛不停地呼氣,鼻子一歙一合,話也說不出來了。

我依然不停地在她耳邊廝磨,咬著她的耳垂說:「盈盈,我喜歡你,我不會 傷害你的。你看它都這麼辛苦了,就幫幫我吧。就讓它在外面,我保證不會傷害 你的。」

劉盈似乎已經從慌亂中恢複回來了,神情也正常了許多,隻是臉蛋依然紅撲 撲的,鼻尖上竟然冒著薄薄的一層汗珠,顯得分外嬌柔可愛。她狠狠地掐了一下 我的大腿,嘟著嘴巴說道:「喜歡我就一定要這樣子嗎?嚇死我了。」

「可是我真的喜歡你,想死你了。你就讓它在外面碰碰你,讓它親親你嘛。」

劉盈低下頭很快地瞅了我的小弟弟一眼,隻見它昂首挺拔,血管都要爆裂了, 的確是很辛苦啊。後來我才知道,其實劉盈也很喜歡我,看見我的小弟弟那種辛 苦勁,她也是很心疼的。所以她似乎下了決心要幫我。可是怎麼幫呢,她根本沒 有主意,隻是紅著臉蛋,低著聲音說:「你真的保證不讓它進去嗎?」

我故意逗她:「不進去哪裏?」

她的臉一下更紅了,又掐了我一把:「壞蛋。就是不準進到我的身體裏面來。」

我不禁又親了下她的耳垂,輕聲說道:「我保證不把你的內褲脫掉,小弟弟 隻是想親親你,它想死你了。」各位狼友肯定聽明白了,不脫掉內褲和不進到身 體裏面是兩碼事,誰說不脫掉內褲就不能做愛了呢?所以我故意打了個擦邊球, 向劉盈保證不脫掉她的內褲。

劉盈卻沒有象我這樣用心使計,還天真地跟我說:「真的?你說到要做到哦。」

「當然,我保證說到做到。我已經向你保證了,你也要保證聽我的話哦。」[!--empirenews.page--]

「好吧。」劉盈說,便把兩腿松開了些,我的小弟弟又重新回到她的大腿根 部,隔著薄薄的內褲頂著她的陰阜上部。

「盈盈,你往前趴一點,夾住它,讓它動動。」我把劉盈豐滿的臀部微微向 前擡了擡,以方便小弟弟來回運動。

劉盈很聽話地用手肘撐住桌面,臀部微微擡了起來,夾住了我的小弟弟。我 也不再客氣,托住劉盈的臀部,讓小弟弟抵著她的陰阜上下前後抽動起來。雖然 隔著內褲,但她的內褲是薄薄的棉質做成的,所以小弟弟能很清楚地感覺出她陰 阜的形狀,很快便能找到攻擊的重點。漸漸地小弟弟隻在一條縫裏來回抽動,往 前一搓就碰到她陰阜上面小小的蕾心,往後一頂又使小弟弟帶著內褲往小穴裏突 進。這樣一搓一頂,來回幾下,劉盈已經是呼吸大亂,隻剩下喘氣的份了。更讓 人驚喜的是,小弟弟才搓頂了幾下,便感覺被溫溫的、濕濕的體液給包圍住了。 原來,劉盈的身體實在是太敏感,下身早已愛液橫流,把內褲濕透,而濕透了的 內褲在小弟弟的抽動之下,又縮成一條長縫,隻能剛剛擋住蜜洞,沒讓它完全暴 露在小弟弟面前。但這幾乎沒有妨礙小弟弟對蜜洞的攻擊,隨著每一次我靜氣凝 神的突破,小弟弟幾乎整個龜頭都陷到了蜜洞之中。

劉盈咬著牙不敢喊出聲,但看得出她整個已經意亂情迷,不能自控。的確, 我也沒有破壞我的諾言,我沒有脫下她的內褲,小弟弟隻是在外面來回抽動,雖 然也頂到了她的蜜洞裏頭,但畢竟是隔著內褲的,不算真正意義上的進去,這就 不叫實質性的性交。這樣就讓劉盈感覺自己即保住了清白,又能幫助我解決問題。 所以她隻是不停地呻吟著,配合著小弟弟上下前後地運動。  看到時機成熟,我便騰出雙手,從底下探向劉盈的乳房。隔著薄薄的乳罩, 我的食指觸到她的乳尖。劉盈不禁渾身抖動了一下,乳尖變得更加堅挺。我輕輕 地揉著,撚著,劉盈的呼吸隨著我手指的動作越喘越快,不能自已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「啊……啊……,別……別……這樣,我受不了了……啊……」劉盈語無倫 次,聲音細若蠶絲,是一種迷離中的呻吟,任何男人聽了,都會更加性趣勃發, 更加樂此不疲。我忍不住將她的乳罩往上一推,兩個手感極好的乳球便全部落在 我的手掌之中。劉盈的乳房發育極好,雖然不是很大,但很飽滿,很細膩。我雙 手握著她的乳房下部,指尖卻繞著她的乳頭在打轉,輕輕柔柔的,很轉一下,劉 盈全身就會上下顫抖一下,神經繃得緊緊的,呻吟也越來越重,越來越急。

我繼續撫摸著,雙手活動的範圍越來越大,滑向她的小腹,滑向她的大腿。 我一邊吻著她的耳垂,一邊輕輕地撫摸她的大腿根內側,指尖順著她的內褲邊緣, 一遍一遍地劃過。劉盈幾乎要徹底崩潰,她本來就敏感,吹在她耳邊的熱氣已足 以讓她隻能仰著頭,閉著眼,無所適從,而我的指尖在她內褲邊緣敏感地帶的遊 動,更讓她全身細胞都跳動起來,她的上身不停地扭動起來,似乎想把這種折磨 的快感和煎熬完全釋放出來。

我加大進攻力度。在她耳邊的吻已經變成舔,變成咬,我將她的耳垂含在嘴 裏,輕輕用牙齒咬著,吸著,又再用舌頭舔著,頂著。劉盈哪受得了我這般攻擊? 她隻有不停喘氣的份,手指深深地掐進我的大腿,身子全部繃直,完全倚在我的 懷裏。

這時的劉盈已經完全不能左右自己,完全任由我來擺弄,她根本就沒意識到 我摸著她內褲的手已經悄悄地將她的內褲撚成一條細縫。我稍微一提,變成細條 的內褲便夾進她兩片沾滿淫汁的陰唇之中。細條磨擦著她的陰蒂,使她更加瘋狂 地呻吟,她完全沉浸在快感的享受之中,根本沒意識到我的邪惡計劃馬上就要實 現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變成細條的內褲很快便讓我撥到一邊,她的蜜洞就完全暴露在我的小弟弟面 前。但劉盈卻完全沒意識到這點,她依然在迷亂中蠕動,正好讓我的小弟弟可以 不停地在她的陰唇之間磨擦。很快我的小弟弟便沾滿了溫濕的淫液,變得滑溜溜 的,根本沒再多費一點功夫,便頂在劉盈的蜜洞門口。

劉盈的臀部又蠕動了一下,我的小弟弟馬上順勢隨著她的重心擠進蜜洞,雖 然隻是進去了龜頭,但沒有了內褲的隔離,已經使我感覺到不一般的快感,全身 一陣抖動,險些就精關大洩,還好我及時屏氣凝神,才沒亂了方寸。

隨著龜頭擠進蜜洞,劉盈不由自主地發出「啊」的一聲。她何等敏感,也早 已感覺到小弟弟這次的進入跟剛才不一樣,變得更直接更充實了。但她一心想著 內褲還在,她以爲小弟弟依然被內褲隔開了,隻不過是內褲濕透了,所以才會感 覺小弟弟進去得更深入了。其實她還希望小弟弟進去得更深入些,她想,反正隻 要是有內褲隔開,這樣的進入就不算真正的進入,這樣她就不算失身了。她隻要 這麼一想,便繼續蠕動著臀部,她想嘗嘗小弟弟隔著內褲更深入蜜洞的感覺。

但她很快又發覺她想錯了,因爲當她嘗試讓小弟弟隔著內褲進去得更多一點 時,卻發現小弟弟是長驅直入,毫無阻攔。她稍一使勁,小弟弟便進去一點,再 一使勁,小弟弟全根沒入她的蜜洞之中。

「啊……」隨著劉盈長長一聲嬌婉的呻吟,我的小弟弟,與她的小妹妹,已 經完全融在一起,分不出一點空隙。怎麼會這樣?也許劉盈此時有點醒悟,但她 還不敢確定。明明隔著內褲的,怎麼會一點阻攔都沒有呢?小弟弟好像已經全部 進去了,完全塞滿了陰道,而且挺得很深,已經頂到花心了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劉盈不敢確認,她嘗試著擡起臀部,她想看看小弟弟是不是真的隔著內褲, 也能抽插自如。她慢慢地擡起,小弟弟慢慢地退出蜜洞,她又往下一沉,小弟弟 又全根沒入蜜洞之中。劉盈不敢再動,隻爬在桌子上不停地喘氣。稍停了一下, 她似乎還不死心,還沒徹底明白這是怎麼回事,又慢慢擡起臀部,隻讓陰唇含著 龜頭,肉棒的根部卻留在外邊。她偷偷朝底下瞅了一眼,馬上便明白是怎麼一回 事了,臉蛋頓時漲得通紅。

「你……你……你騙我……」劉盈看著我的小弟弟毫無阻攔地進入了她的身 體裏面,急得語無倫次,幾乎是要哭了。這也難怪,劉盈畢竟還是個傳統的女孩, 雖然情感上喜歡我,但理智告訴她,她是屬于範建的女人。她覺得,隻要我的小 弟弟不是真正的進入,怎麼玩她都還能接受。但現在我的小弟弟已經真實地插在 她的陰道中,這就意味著對範建的背叛,是真正的出軌。想到這裏,劉盈感覺到 她的承受底線已經被突破,感覺到心理將要崩潰,她掙紮著擡起臀部,小弟弟一 下子從她的陰道中滑落出來。

之前我幾乎是一動不動地享受著劉盈的套弄,無論是生理上還是心理上都得 到了極大的滿足。但這僅僅是開始,我怎麼舍得讓這麼嬌嫩的小妹妹從我身上離 開呢?我知道她以爲有內褲隔著,就不算失身,沒有內褲隔著,那才是真正的進 入,真正的失身,真正的被我占有了。但我並沒有違反我的諾言,我並沒有脫下 她的內褲。她的內褲還裹著她的臀部,隻不過是內褲的底邊已經被挪到了一側, 我的小弟弟才能長驅直入她的身體之中,這隻能算是一個意外!況且,我更清楚 劉盈也很喜歡我,隻是心裏還有個疙瘩,隻要我堅持下去,欲望就能戰勝疙瘩, 劉盈就會委身于我![!--empirenews.page--]

我馬上卡住劉盈的腰部,不僅不讓她擡身,還讓她重新又跌坐在我的大腿根 上。本來小弟弟離洞口就一寸之遙,我一使勁它馬上重新鑽進劉盈的下體,而且 是連根插入,直抵蜜洞花心。劉盈一點準備都沒有,剛剛得到休息的陰阜又一下 子被肉棒塞滿,直插得她不禁「哦……」地長吟一聲,癱倒在我的懷裏。

我趁機又咬住她的耳朵說:「盈盈,我沒騙你。你看看,你的內褲還在啊, 我沒脫下它。」

「可是……可是……要是讓範建知道了怎麼辦啊?」劉盈有氣無力、有哭無 淚地說道。

一想到範建楞頭楞腦的樣子,我便氣都不往一處出:因爲有幾個錢,就把人 家一個黃花閨女給占了,老天真是不長眼啊。我安慰劉盈:「範建不會知道的。 盈盈,你知道我有多麼喜歡你嗎?我天天都在想你,想得到你。而且今天也不是 你的錯的,我也不知道它是怎麼進去的,可能太滑了吧。」

「騙人,你是故意的。」劉盈嘴巴呶了起來,雖然像是在責備我,但已沒有 了剛才的傷心和心慌,而是多了幾份嬌滴滴,多了幾份羞澀。

「好,好,我的寶貝,就算我是故意的,那也是愛你愛得太瘋狂的緣故啊。」 我一邊說,一邊繼續大口大口地吻著她的耳垂。

「恩……恩……好癢,不要親人家的耳朵啦。恩……恩……這次我就當是意 外,下次不許再這樣了。知道了嗎?」劉盈一邊嬌聲說著,一邊情不自禁地扭動 下身,小弟弟便在溫暖濕潤的蜜洞裏四處挺進,和蜜洞裏的嫩肉親密接觸起來。

女人就是這樣,在男人的攻擊之下,隻能是一步一步地退讓。先是不讓抱, 讓抱之後又不讓摸,讓摸之後又不讓進去,進去之後又說下不爲例……其實男女 之間有了第一次,還會沒有第二次嗎?[!--empirenews.page--]

心是這樣想的,但我嘴上還是很老實:「好,好,就這一次。但你這一次要 聽老師的話,完全把身子給老師我哦。」

「壞蛋,你現在不是已經完全得到我了?」劉盈故意嘟著嘴巴,又掐了掐我 的大腿。

「這不算完全得到。剛才是無意的,現在我們要好好做。」我說。

「怎麼好好做?」劉盈紅著臉問我。

我笑而不答,慢慢把劉盈的身子反轉過來,正對著我,小弟弟依然堅挺地插 在她的蜜洞裏面。然後雙手托住她的臀部,使她的整個身體的重心掉在我的兩腿 之間。劉盈很乖地聽從我的擺弄,雙手環抱著我的脖子。坐定之後,我將她的臀 部往上一提,肉棒便往前一挺,直抵花心;又一松勁,劉盈的身體便往下一沉, 陰蒂便跟肉棒的根部産生磨擦。劉盈「啊」的一聲,一下就陷入到極度的享受之 中。各位狼友可能知道,使用這一招,男方可以不用花太多力氣,隻是借勢使力, 但女方的陰阜卻是全方位地受到攻擊。陰莖始終撐滿陰道,不留半占空隙,自然 會使女方的充實感、快感一並迸發,高潮不停。果然,劉盈在我這一招的攻擊之 下,沒幾個來回便香汗淋淋,嬌啼不斷。她閉著眼睛,咬緊嘴唇,卻不斷地發出 「嗯嗯啊啊」的聲音,臉上是痛苦之極,卻又是快樂之極。

我貼過吻上她的嘴唇,她松了松牙根,我的舌頭便和她的舌頭絞在一起。啊, 果然是甘甜無比,鮮嫩無比。此時此刻,我們的上身,我們的下身,都在親密無 間地「親吻」著。劉盈顯然沒有受過這樣全方位的刺激,身體不停抖動,情緒也 陷入到極度的興奮之中。

「好哥哥,情哥哥,快快愛我,快快愛我。我都給你,我什麼都願意給你。」 劉盈瘋狂地叫著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這時我的情緒也興奮到了頂點,如果我一松勁,便會洩了。可對著這麼一個 美人兒,我怎麼舍得輕易了事?我放緩節奏,讓小弟弟在蜜洞裏慢慢尋找,慢慢 挺進,不停地變換著方位攻擊蜜洞裏的嫩肉。然後還用托住她臀部的手加入戰鬥。 我的中指悄悄地滑向劉盈的屁眼,沾上她的淫汁,慢慢地擠進她的小洞。

劉盈發現了我的陰謀,她快速地抖動臀部,想擺脫手指對屁眼的侵擾。但她 的抖動隻能使我的手指更潤滑地擠進她的屁眼。我猛然一使勁,半截手指就插了 進去,直接在她的屁眼中攪動起來。

「啊,不……」劉盈的身體一下全繃緊了,下墜的重心使我的小弟弟完全頂 到了她的花心,一股濕熱的液體把龜頭全部淋透。我知道在我的前後夾擊之下, 劉盈要噴精了,這是女人高潮來臨的最明顯的特征。我想越到這時候越要我冷靜, 便靜氣凝神,加快抽插,每一下都使小弟弟直插到劉盈陰道的最深最嫩處。隻聽 見「啪啪」的交配之聲,和劉盈的「啊啊」的嬌啼之聲,混在一起,此起彼伏, 美不勝收。

「哦……」劉盈釋放出最後一點能量,先是身子繃緊,腳指繃直,然後在長 長的一聲喘息之後,整個人都癱在我的肩頭,任由我再做繼續的抽插。

第一次和劉盈做愛就讓她達到了高潮,這讓我的虛榮心得到極大的滿足。我 如同受到鼓勵一般,準備放手一搏。因爲我的小弟弟還挺在劉盈的蜜洞裏面,它 還要向蜜洞發起最後一波攻擊!  沒想到正是關鍵時候,卻聽到陳姨在外面喊道:「孟南、小盈,學那麼久了, 出來吃點東西吧。」

被她這麼一喊,我和劉盈都警覺地豎起身子。這時我們才想到陳姨還在屋裏。 不知她聽到我們的動靜沒有?還好,房門緊閉,外面隱隱約約聽到電視的聲音, 看來陳姨隻知道我們在學習,並沒有想到我們在裏面正做著好事呢。但被她這麼 一喊,我們的瘋狂倒是冷靜下來了,兩人隻對視著,動也不敢動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劉盈高聲回答道:「媽,不用了,我們在學習呢,待會兒我們自己出來吃。」 說完俏皮地向我眨眨眼,我一激動又吻了上去,兩個人的舌頭馬上重新絞在一起, 誰也不願分開誰。

末了,劉盈擡手揪一下我的鼻子,嗲嗲地說道:「壞蛋,人家都要被你折騰 死了。」

我也不說話,隻是用親吻她的耳垂來作爲回答。劉盈禁不住我的挑逗,又開 始急促地呼吸起來,還熱烈地還我她的親吻。被她這一弄,剛才有點疲軟的小弟 弟,立馬昂首挺胸,一柱擎天,在劉盈的小蜜洞裏活動起來。

劉盈驚訝地「啊」了一聲,這才醒悟我還沒射,而她已經高潮了。想到這, 她的臉撲的一下又紅了,但她還是硬著嘴皮嗔道:「你答應過人家隻做一次,下 不爲例的。」

「你已經來過一次了,可我隻能算半次。來,讓我把剩下的半次做完吧。」 說著便托著她的臀部,前後使勁地抽插起來。

「不行,不行,我要學習了。」劉盈一邊說著,一邊假意地掙紮著身子。

「好,好,你學你的,我做我的。」我正想著變化一下體位,就順著劉盈的 意思回答道。

劉盈明白我的意思,慢慢地向著桌子轉過身體,小心翼翼地不讓小弟弟從陰 道中滑落出來。待坐定後,又扭頭向我撒嬌:「我學習時,不許你搗蛋。」然後 莞爾一笑,拿著筆假模假樣地寫起來。

我一想今天是我當老師還是你當老師?是誰聽誰的?于是故意虎著聲音說: 「劉盈同學,你今天的學習任務還沒完成。你必須排除一切幹擾,把練習抄完!」

「是,孟南老師。」劉盈輕松地回答,還故意稍微翹了翹屁股。

我自然也不客氣,從後面壓住劉盈豐滿的屁股,挺腰上刺,前後抽插。不一 會兒,劉盈也進入了狀態,伏在桌上「嗯嗯呀呀」地呻吟起來,字當然是一個也 寫不了了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我故意逗她:「別光顧著享受,快寫字啊。」

劉盈側過她那張俊俏的臉蛋,用手捶了我一下說:「壞老師,你這樣弄,我 怎麼寫啊?」話雖這麼說,她還是硬撐起身子,在紙上抄起習作來。

我看她剛落筆,便突然用勁向她的子宮深處頂去。劉盈馬上「哦」了一聲, 身子一陣顫動,手中的筆也落下了,她不停地嬌啼:「壞老師,壞老師,欺負人, 欺負人……」

這種做愛的感覺別有情趣,劉盈似乎也掌握了小弟弟的抽插規律,一邊配合 著小弟弟的一進一出,一邊在紙上寫著字,真可謂是做愛學習兩不誤啊。

也不知過了幾分鍾,正在我們興緻勃勃纏綿之時,突然聽到外面大門打開的 聲音。「不好,範建回來了。」劉盈心裏一慌,直起身子想站起來。

我知道從大門到劉盈的臥室隻需幾秒的時間,要想收拾整齊肯定是來不及的。 情急之下,我卻死按住劉盈,不讓她站起離開,相反還握住她的手,一起在紙上 寫起字來。

「嘣」的一聲,範建一下就闖進臥室來了。

「媽的,還沒玩上一圈,就把老子輸光了。」範建看見劉盈就坐在我大腿上, 卻沒反應,隻是罵罵咧咧的,看來還沉浸在剛才賭博的惱怒之中。

「光知道賭,輸了還可以扳本啊。」劉盈端坐在我的大腿上,一動不敢動, 隻是嘴裏嘟噥了一句。

「我就是回來拿錢去扳本的。」範建說著,就到桌子前伸手要打開抽屜。這 時可能他才發覺劉盈是坐在我身上的。但他整個腦子想的都是麻將,所以也沒細 想我們是怎麼一回事,反而突然關心地問道:「盈盈,今晚複習得怎麼樣了?」

我本來就知道範建是個二愣子,現在問這話隻是給自己的媳婦做個表面文章, 以示自己的關心,其實他關心的隻是趕緊拿錢去扳本。于是我鎮定地說:「劉盈 的基礎很好,複習得不錯。隻是字寫得不好,所以我正手把手教她寫字呢。是不 是,劉盈?」說完,我還故意頂了一下劉盈的下身,小弟弟馬上就在她的蜜洞裏 跳躍起來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劉盈一點防備都沒有,蜜洞突然被我的小弟弟一頂,不由得發出「嗯」的一 聲,這是做愛時的本能反應,在範建聽來卻似回答我的話題一般。

範建嘿嘿地笑道:「孟南,辛苦你了,一定好好報答你。」然後彎下腰去取 錢。

我抱著劉盈,身子往後挪了挪,趁機擺動著劉盈的下身,讓小弟弟在她陰道 裏抽插起來。劉盈卻不敢吱聲,隻是咬緊嘴唇,任由我的戲弄。

在範建的眼皮底下操他的未婚妻,這種感覺實在是刺激。範建彎下身時,我 的小弟弟正堅挺地插在劉盈的陰道裏面,離範建的臉蛋也隻有幾尺的距離。但也 許是桌子底下光線較暗,再加上範建一門心思隻在麻將上,所以竟然沒有察覺我 正在操著他的未婚妻!他拿出一疊錢,站在我們面前數了起來。

而我的小弟弟此時卻是英姿勃發,屢屢刺向劉盈陰道裏的嫩肉,雖然動作的 幅度不大,但卻因爲動作緩慢而著著堅實。而劉盈在自己未婚夫面前被未婚夫的 好朋友操,心裏更是別樣的感覺,羞澀、驚慌、快感混雜在一起,這樣的做愛感 受非同一般。她主動配合著小弟弟的抽插節奏,小心蠕動著臀部,使自己的蜜洞 和我的小弟弟緊密地交織在一起,不停地摩擦,不停地悸動。最讓她難受的是, 她在享受肉棒抽插帶來的快感的同時,不僅不能喊出聲來,還得故意讓聲音保持 平靜,不知所雲地回答著範建的問話。

這樣的享受隻怕就這一回了,我要延長享受的時間!于是我故意對範建說道: 「你現在晦氣,趕緊去沖個澡,說不定好運就來了。」

範建聽了我的話,直說:「好,好,好。」便脫下衣服進浴室沖澡去了。

聽到浴室裏的水聲響起,劉盈長長地舒了一口氣,又狠狠地掐了一下我的大 腿,說:「壞蛋,嚇死我了,快點讓它出來。」[!--empirenews.page--]

我卻壓住她的臀部說:「我還沒結束呢。」然後就大力地抽插起來。劉盈哪 有力氣拗得過我,隻好乖乖地趴在桌子上,任由我的小弟弟在她的蜜洞裏左沖右 刺。隻幾個來回的抽插,劉盈又全身顫動,終于又忍不住「嗯嗯啊啊」地叫出聲 來。

範建可能聽到動靜,探出腦袋問道:「怎麼了?」

我趕緊說:「沒事。劉盈坐久累了,我幫她揉揉腰部。」

範建說:「對,累了就活動活動。」

我知道範建看不見我們底下的動作,便突然按住劉盈的腰部,讓小弟弟往她 的花心使勁一頂,劉盈馬上「啊」的一聲叫了出來。我還故意回頭問範建:「是 這樣嗎?」

劉盈哪受過這般折騰,趴在桌子上連聲說:「我不行了,我不行了。」

範建卻還在不知好歹地說道:「對,對,就這樣,就這樣,讓她活動活動。」

我得意地回答道:「遵旨。」便托起劉盈的臀部,使勁讓小弟弟在她蜜洞裏 套弄起來。劉盈也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樂,嘴裏隻是不停地呻吟,呼吸不停地加快。 她用手掐我,想讓我停下來,但反而激起我更大的鬥志,小弟弟更加膽大妄爲, 一口一口地在她陰道裏猛咬。

水聲又響起,劉盈終于又敢出聲喊了:「哦……哦……壞蛋……我……不行 了……」

說著,隻見她全身繃直,氣喘不斷,陰道一陣一陣地抽搐,陰精一股一股地 往外湧出,把我的小弟弟攪得一陣又一陣地酥麻,很快便要把持不住。

「舒服嗎?」我一邊加大抽插力度,一邊問著劉盈。

「哦……哦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啊……別……別射在裏面,今……天是危險 期。」劉盈上氣不接下氣,隻能喃喃地嬌啼道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我要射了……」這個時候的男人,哪能半途而廢,無功而返? 什麼危險期不危險期的,早被我拋在腦後。我一停頓,任由著精液一噴而出,向 劉盈的花心噴去,和她的淫汁混在了一起,融合在了一起。  劉盈伏在桌子上久久回不過神來,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,陰道還在不停地抽 搐,一吸一吐,感覺我的精子和她的淫汁在慢慢地滴下來,落在我的陰囊上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我輕輕地撫摸著她的乳房,等她慢慢地緩過勁,然後扶直她的身子,貼在她 的耳邊說:「對不起,我都射在裏面了。」

她假裝惱怒地掐了我一下,嘟著嘴嬌滴滴地說:「壞蛋。」

這時範建也沖完澡出來了。劉盈現在更不敢站起身,因爲雖然我的小弟弟已 經癟了,但還是軟綿綿地趴在她的洞口處,還沉浸在一片淫汁之中。

範建很快穿好衣服就往外走,一閃身出門時,陳姨卻走了進來。她看看兒子 離開的背影,又看看我和劉盈。劉盈不好意思地又拿起筆趴在桌子上寫起來,我 也尷尬地朝陳姨笑了笑。陳姨走到我的背後,掐了一下我的手臂,眼睛裏充滿曖 昧地說道:「時間不早了,今天就複習到這兒吧。劉盈,還不謝謝你的孟南老師?」

劉盈隻好回過頭,羞紅了臉說:「謝謝老師。」身子卻一動不動。

陳姨卻不放過我,她揪揪我的衣領說道:「還舍不得起身啊?」

我隻好推了推劉盈,示意她起身,然後自己也小心翼翼地站起來,盡量不讓 陳姨發現我敞開的褲襠。還好光線比較暗,我感覺陳姨可能看不到。我用手擋在 下面,摸了一下,褲襠已經是濕漉漉的。陳姨轉身出門的時候,不懷好意地又朝 我笑笑。我的心裏一陣緊張,不知道陳姨笑中的含意,但我也懶得去想了。等她 一轉身,我又伸手摸了一下劉盈的大腿,劉盈緊張地顫抖起來,而我手上已是黏 糊糊的。

我知道,此時我的精液,正順著劉盈的大腿,慢慢地往下滴著……